山东广播电视台台长吕芃:以广电思维为本位,我们将一事无成!


?

  文化产业评论2天前我要分享

  

  第2521期文化产业评论

  如今的时代是互联网的时代,广电产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瓶颈,山东广播电视台台长吕芃先前发布的一段讲话,对于广电产业寻找出路有很大的指导意义,在这里做一次分享。

  来源 | 张粲然的天空

  正文共字 | 预计阅读18分钟

  “我们必须牢牢地记住,并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是互联网时代,而不是广电时代。”

  

  吕芃台长这篇原题为《收复失地,赢回尊严》的发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是他今年4月22日在菏泽召开的山东广电产业发展研讨会上的发言。会上,他提出了很多非常具有前瞻性的看法。

  今天重发这篇文章,是因为一些广电人在今天依然抱着旧有观念不放,没有互联网思维,没有在目前的移动互联网环境当中来思考产业方向,一些广电人甚至提出了“政府包养”的点子。

  那么,重发,就还是有必要的。

  

  △山东广播电视台党委书记、台长、山东广电传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吕芃

  以下为发言全文:

能够持续发展的新路”,和同志们谈一点个人的思考。

  其中也包括了大量的最近几年山东广播电视台和山东广电传媒集团在事业发展,产业发展方面的一些探索和做法。很多想法和观点只是个人之见,不一定对大家有用。只是借这个平台抛砖引玉,咱们全省广电系统能够在今后的岁月当中形成合力,共同发展,共同进步。

  我们想要的不是“广电+互联网”,

  而是“互联网+广电”

件下和新的历史环境中,广电事业的新发展,我们一定离不开三个大的前提。

  第一个大的前提就是我们一定要牢记总书记的教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大家可能注意到,进入2019年,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意识形态工作、宣传文化思想工作、媒体融合工作接连发表了重要讲话和重要指示精神。

  首先是今年的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到《人民日报》现场考察了媒体融合工作,政治局集体学习的主要内容也是媒体融合。

  然后,在全国两会开幕的第二天,总书记就来到全国政协的社科界和文艺界的联组会议看望与会代表,并就做好新时代社会科学工作和文艺工作再次发表了重要讲话。这是继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10月15号就文学艺术工作发表重要讲话之后,又一次向全国的社科工作者、文艺工作者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和希望。

  接下来就是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座谈会,我也查了一下总书记历年的重要活动,在新年之后的第一个季度就如此大力度、高强度地就意识形态工作提出明确要求,这在党的十八大以来是从来没有过的。

  这从一个侧面表明,党中央、总书记对宣传思想文化战线,对意识形态工作希望之深、之殷切,要求之高。这就昭示我们无论我们做什么工作,都不要忘了我们本来的使命。也就是说不要忘了我们基本职责是什么,不要忘了我们是干什么的,不要让我们其他的一切工作冲击了我们最本质,最主要的工作。

  如果不能在意识形态阵地的坚守方面、思想文化的引领方面,或者说总书记讲的在培根铸魂方面有所作为、有所建树,我们其他所有工作都将毫无价值,我们的存在将毫无必要,我们的整个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将无足轻重。

  所以说我们无论作任何战略判断,作任何产业转型,这个基本的大前提我们一定要牢牢坚持,牢牢把握。这是我们的生命线,也是我们的底线。

  

  第二个参考依据,就是我们必须牢牢地记住,并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是互联网时代,而不是广电时代。

  我们作为广电人,可能很难接受这样一个基本判断。但这是大势所趋,是已经成为势不可当的活生生的现实。我们所有的举动,包括力量的分配、资源的投向,包括我们节目的努力方向,都必须基于这样一个战略考量。

  我们所面临的是互联网,是移动互联网,是无所不在的移动互联网信号。我们所要面对的,是无数个可以随时应用的移动终端;我们所要面对的,是无数个可以随时抛弃我们的移动终端用户。如果不能意识到这一点,还是坚持以广电思维为本位,我们将一事无成。

  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有清醒而坚定的认识。比如最近我们山东广播电视台已经投入运营近两年的媒体融合工作平台,也就是我们的融媒体中心,这样一个平台的建设就是坚持了互联网时代的要求。

  当初,在这个项目立项的时候,我们前台同志都很积极,很多同志想参与。当时我们台党委决定,这个项目我们不允许过去传统的广电工程师来进行主导和设计,从规划起步阶段,就把这个项目交给了我们台里一批有互联网思维的年轻人。

  为什么?因为我们想要的不是“广电+互联网”,我们想要的是“互联网+广电”,这完全是两套不同的设计路径和工作理念。

  我们现在已经不需要基于SDR结构的传统广电逻辑架构,我们需要的是个IP化的整个的工作平台。所以说我们所需要的不是一个演播室+传统广电的工作系统,然后+防火墙,+互联网出口,+互联网通道这样一个工作体系;而是完全基于IP化的机构,整个广电的只能只是这个结构上的一个模块而已,或者说是最重要的一个模块而已。

  也就是说它成长的起点和原发点,和过去我们整个广电的工作系统是完全不同的。

  为什么这么做?因为我们必须非常冷静客观地看到,移动互联网及其相关技术的兴起,它所消解、所替代的,恰恰是我们过去广电所有的优势项目和优势元素。

  过去广电的权威性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平台和传输渠道的高度垄断,再一个就是高昂的技术门槛。现在这两套元素在互联网时代都完全被消解掉了——真正的平台不在我们手里,最优势的渠道不在我们手里。过去非常高昂的技术门槛现在已经非常的普通化、大众化。包括今天在场的我们媒体的朋友,今天投入使用的光专业机型大概就有6种之多,大概有上到十几万的设备,低到一两万的设备。

  

件,已经完全处于整个产业链的中端水平——既不是高端,也不是低端,是处于中端,可以向下随时被覆盖。

  我们所有的悲剧,现在面临的所有的困难,其实都是来自于我们传统的优势的被消解、被瓦解。这一点我们承认要承认,不承认也要承认。

  我们作战略判断,作产业发展,要坚持的第三个战略考量,就是如果广电还是一个行业的话,实际上已经进入了存量在不停地缩水,而增量几乎是零的这样一个冰棍消融时代。

  如果说我们过去的广电资产、广电产业、广电行业是一根冰棍,现在这个冰棍随着周围环境的变化在不停地融化,不停地缩小。也就是说我们增量几乎为零,但存量在不断地缩水。如果不能清醒地认识到这样一个产业基础和现实,我们今后作决策、作发展将会陷入非常尴尬和困难的境地。

  下一个风口在哪里?

  下一个风口一定和5G有关

  那么,有了这样三个认识,我们该怎么办?就要冷静客观地分析,目前在整个移动互联网大格局当中,我们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我们被消解掉的、被瓦解掉的、被别人替代掉的有哪些,整个格局当中留给我们的空间还有哪些;或者是通过资源的有效整合,通过和其他因素的有效结合,我们有可能走出新路的地方在哪里。

  这三个方面,我们一定要精准把握。今天我想跟大家首先要交流的,基于以上三个判断。

  首先,就是要重塑专业水准,赢回广电尊严。

  我们现在之所以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困难,刚才我也提到了,就是整个广电行业的可替代性太强,而且这些东西过去一直被我们认为是我们不可替代的优势。别人做不了,只有我们能做,平台在我们手里,渠道在我们手里,专业装备在我们手里,也就是说采制权、发布权、传播权都在我们手里。

  而现在目前,这一切都荡然无存。

  现在我们整个行业所遇到的所有的问题,都是基于这样一个原因。可以不夸张地讲,中国广电经过了将近40年的高速发展,你会突然发现我们几乎真正的有效积累什么都没有。

  大家想想是不是这样?我们都有办公楼都有演播室,都有生产装备,都有人数不算少的队伍。但我们仔细想一下,这是不是我们的有效积累?很显然不是。

件:第一,它能持续不断地创造新的价值,能带来新的增长。而现在不是。第二,你至少有一部分业务或业务内容不可被替代,显然也不是。

  

  我来的前一天,刚刚和我们一个司法机关的领导同志进行了沟通和交流。这位同志来找我,代表人家对方的党组说:“你们融媒体中心建的不错,可不可以帮我们这个部门建一个新媒体中心?”

  我说听了你的话,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你挺看重我们,我们这个平台的建设引起了你们的建设,我们的专业能力得到了你的认可;但是忧就在于一旦我们帮你建成了,帮你建成之时也就是你们甩开我们之日。

  现在我们山东省的高级人民法院、省检察院有自己的新媒体公众号、自己的发展平台,在全国司法系统都名列前茅。过去人家来找我们要发布的信息,现在完全可以在第一时间通过自己的平台进行发布。而我们的平台往往成为人家原发公众号的第二载体、第二渠道。

  首先是我们的可替代性非常强,另外我们平台的有效积累、发布渠道等于被消解掉了,人家完全可以不要你的。

  再比如直到去年年底,包括省台在内,依然有大量的节目还只能通过外包的方式进行,包括我们的纪录片、专题片、大型综艺节目,还有其他一些节目,相当一部分是通过社会力量制作完成的。

  当然,通过社会力量来共同制作节目这本身不是问题,甚至可以说是我们应该倡导的一个方向。但问题在于我们不缺队伍,山东广播电视台本身具有庞大的节目制作队伍,问题在于我们缺的是技能。

  包括我们现在正在制作的省领导亲自安排的大型政论片《国运文脉》,一开始我们准备花120万请人写稿,后来因为这个题目太大了,要求的水平太高,要求的时效太长,没人敢接,最后我们只好自己做。

  再比如,过去我们以为只有我们能做的好多事情,现在任何一个年轻人通过有限的技术投入和装备都可以实现有效地完成。比如说航拍,过去航拍对于非专业人士而言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而现在我们省内完成的各种航拍,绝大部分是业余飞手完成的。

  那么,我们的位置在哪?我们的成果在哪?我们的技能在哪?我们的专业尊严在哪?——没有。

  过去新闻单位或者叫宣传思想文化单位,之所以在群众当中、社会当中有地位,是因为它是居高临下,是因为专业垄断,是因为平台和资源垄断。我们的从业人员,无论是专业能力、思想能力、技术能力都应该比社会平均水平要高出很多。但是现在整个社会的构架是一个倒灌体系,社会力量制作的,包括业余力量制作的很多东西远远高于广电。

  在这种情况下,你凭什么比别人获得更高的收入?凭什么比别人赢得更多的尊重?

  我曾经和我的一个年轻的同事有过一番对话,他说有一天他在家里请了一个修下水道的工人,因为工作时间很长,两个人有交流。后来我同事跟我讲,他很崩溃。他是重点大学毕业,在省台当记者,工作也五六年了,最后和一个修下水道的工人进行交流,收入却比对方低很多,这让他心里很不平衡。

  我跟他讲,这很正常,为什么?因为在目前这个时代,你的工作对于这个修下水道的工人来讲不是刚需,是可有可无的。他不看你报道的新闻,他可以看别人报道的新闻,他甚至可以不看新闻,照样可以生活得很好。而他的工作对你来说是刚需,你家的下水道别说堵七天,堵三天,堵一个小时你都受不了,他的工作对你来说是不可替代的。

  所以说职业没有高下之分,只有是否可以被轻易地替代。而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太容易被替代了。

  所以,作为广电,目前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重塑专业水准,赢回广电尊严。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当中曾经把专业能力和专业精神的培养作为对干部的基本要求,我想这也是对我们广电行业的基本要求。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专业能力和专业精神。

  专业能力不足是我们目前最大的短板,无论做事业、做产、做节目还是做产品开发。

件,而不是通过我们的专业能力和专业水准来赢得我们自己的生存与发展。这一点我们必须要清醒地认识到。如果脱离了这一点,不能重塑专业尊严,不能重塑专业能力,我们只能饮鸩止渴。

  基本从产品构成来看,广电还基本处在以平台时段换销售收入和销售流水的阶段。不客气地说,目前这种业态,比过去向广告商出卖广告时间更等而下之。

  就像过去我们的广告经营模式,几十年下来,我们几乎没有积累我们的客户资源。像这种销售方式,通过时段来卖货、带货的方式,到最后我们会发现,我们连起码的现金收入都不能保证。因为这种带货利润率水平是很低的,只是走个量而已。这样一种模式,是不是广电的出路和未来?我只能讲,这只是我们暂时的选项,绝非长久之计。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在重塑专业尊严的基础上,提升专业能力的基础上,我们必须作出战略转型。

  专业能力的重新塑造,既是我们一个很迫切的课题,又是队伍长远建设的一个重要内容。

  尽管我们现在遇到了很多的困难,但是我们发现,其实留给广电的空间还是挺多的。问题就在于我们没人去做,没人会做。

  如果一个地方、一个区域,连音视频作品的生产都要由社会不知名的小公司来完成,那么这个区域内的电视媒体、广播媒体就真应该寿终正寝了。当然这个话题不是我们今天要展开的话题,我不多讲,但这是一个前提。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前提,我们后边的事都免谈。

  在重塑专业能力的基础上,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我想有几个“紧紧依靠”。

  第一,特别是我们的市台和县台,当然也包括省台,也包括中央总台,一定要紧紧依靠当地党委政府,依靠当地的公共资源。过去我们有句话叫“县里新闻不用看,书记县长二人转”,我们过去一直作为笑话来谈,但是我们换一个角度思考,这种现象恰恰是传统媒体的优势所在。

  因为你和政府资源,和公共资源有一个天生的结合,这一块如果不能充分地利用,作为公共媒体、广电媒体很难得到好的发展。但是我所说的紧紧依靠党委政府,绝不仅仅意味着只是把我们的工资,我们的支出由财政包下来,绝不是那么简单。

  我们一定要把自己的工作,把每一个环节紧密地融合到当地党委政府的工作环节之中,一定让我们的工作成为党委政府工作每个环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不能做到真正积极有效的深度融入,我们依然没有未来。

  有的省领导明确提出过,作为公共媒体、主流媒体,一定不要把自己的工作置于党委政府的工作之外,不要置于党委政府工作之后,一定要置于党委政府的工作之中。这个观点非常重要,甚至说可以从根本上解决我们今后的生存之道。这就不仅仅是一个财政供养的问题了,而是真正把我们融入了整个中心工作的大格局、大流程。

  比如,最近山东广播电视台的舆论监督节目在明显加强,这也是省委省政府领导同志,特别是家义书记和龚正省长亲自推动、亲自督导的结果。

  又比如,我们在网络端和电视端同步推出的问政节目《问政山东》,也是省委省政府重点推动的节目。这两个节目目前已经成为我们整个山东工作落实之年,新旧都能转换的三年初见成效之年的一项重要的工作环节。它已经不仅仅是山东广播电视台的一个节目,而是省委省政府抓重点工作的一个抓手和推动点。

  

  如果没有这一点,我们的节目和平台的影响力会进一步萎缩。如果能很好地做到这一点,我们的工作就将成为不可或缺,不可代替的。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我不展开讲,但是关键是要做。

  要主动融入、积极对接、深度融入,而不是消极被动地应付式的融入——这是完全两种不同的工作状态和精神状态,融入的效果会完全不同,最后形成的广播电视在党委政府的地位最后肯定也是不同的。

  在这一点上,我想我们在座的同志,特别是年轻同志一定要给予足够的重视和充分的认识,千万不要觉得政府资源、政治宣传任务是我们的负担,这恰恰是我们作为主流媒体最大的优势所在,也是我们的安身立命之本。脱离这一点,或者说将来党委政府不能有效地利用我们这一点,我们将会变得毫无价值。

  如果是没有这些的话,我们和一般的商品供应商有什么区别?如果说有区别,就是做的不如人家好。

  第二个紧紧依靠,我也很不愿意谈,但是非谈不可。第二个紧紧依靠,就叫紧紧依靠各种基于移动互联网端传输的商业平台。

  作为一个传统广播电视台的台长,讲出这样的话很无奈、很羞愧,但是,这是必须的清醒的选择。

  其实,这也是党中央和总书记对于我们的要求,总书记说群众在哪里,我们的宣传思想工作就要做到哪里。主力军要进入主阵地,那么现在群众在哪里?群众在网上。哪是主阵地?社交平台,自媒体平台。

  我们必须紧紧抓住这个历史性节点的变化,充分利用好这些商业化的自媒体平台、社交平台,而且要确实把这些出口和渠道真正作为主阵地。现在传统的电视端、广播端、平面媒体端依然是重要的宣传阵地,但是我们必须承认,它已经不是主阵地了。

  如何利用好这个平台?就是我们一定要做好短视频。

  

  现在中宣部领导把短视频定义为新型主流媒体。这不是我们的定义,这是中央领导同志的定义。

  那么,什么是短视频?短视频不是剪短了的视频,不是说我做出两分钟、三分钟的节目放到网上就是短视频,不是。这有个很鲜明的例子,我们的《问政山东》节目,这个节目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你从广告投入就看出来了,在前一期我们对农业农村厅的领导同志现场采访完了以后,我们把节目上了网,另外把其中的部分精彩片断切割成碎片也上了网。但是,上海广播电视台的新闻客户端看看新闻网,把我们其中的一段短视频拿回去重新进行了编辑,通过他们的平台向全国发布,立刻就火了。

  它叫《李莎八问》,我们的主持人叫李莎,和临沂市农业农村厅的负责同志现场交流了那八个提问,把那一段人家重新进行了剪辑,重新进行了包装,这个短视频立刻成为爆款了,而且引起了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领导的注意。

  

  相反,我们自己完全同样的内容,也几乎是同样长度的剪短了的视频,影响力也不错,但是远远不如我们上海同行做的作品。这启示我们什么呢?短视频是一种特殊的传播方式,它有自己的话语体系,有自己的语法,有自己的传播规律,有自己的剪辑方式,不是把视频剪短了就是短视频。所以这一点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

  最近,我们台里也正在发动大家进行讨论,一直抽不出时间来进行集中研讨。第一,如何把传统广电资源转化为短视频;第二,如何利用我们的节目制作能力生产短视频,就是原创短视频;第三,如何利用短视频,有效增加我们在移动端的影响力和控制力;第四,如何利用短视频进行影响力变现。这四个问题我也向全省的同行咱们共同提出来,咱们来共同研讨,共同努力。

  现在有了这些覆盖全球的社交媒体平台、自媒体平台,严格意义来讲,其实媒体无大小,传播无远近。包括我们来进行交流的德国同行,他们开内部视频会议都是通过微信来进行。这给我们的生存和发展、创作提供了无限广阔的空间,而且给我们今后的业务端、业务选项业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

  现在都讲风口,讲下一个风口在哪里?在有一次内部会议上,我说我是搞宣传的,我不懂科技,也说不上懂经济,但是我敢肯定,下一个风口一定和5G有关。

  

  因为倒退10年,我们几乎所有的人都还没有智能手机;倒退5年,我们相当一部分人还没有使用过微信,包括我本人,我用微信也不到3年。而这一切都基于什么?基于4G。去年微信净利润740亿。下一个风口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一定和5G有关。

件下,和县台的同志,甚至包括部分市台的同志谈4K,我认为那是胡说八道。4K目前是中央总台和部分实力比较强的省台之间的事情,跟我们绝大多数的广电机构没有关系。

  所以我们做产业一定要坚持事实,要因地制宜。紧紧依靠我们手中人人都有的商业互联网平台,这是我们可能今后的产业的着力点和发展途径。

  第三,我们要紧紧依靠本土化的资源。

  之所以现在我们日子不好过,陷入各种各样的困境,是因为我们很多本土资源被别人拿走了。快手基本把我们县域的信息传播渠道垄断了,拼多多基本把我们的低端的、大众的消费市场垄断了。我们很多本土资源通过本土化的聚集、本土化的区域传播,本来是我们的优势,但现在看都掌握在别人的手里。

  如何用好本土化的资源?我想特别是我们县级台的同志一定要紧紧抓好两个中心,一个是县级融媒体中心,一个是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这两个中心的全方位参与、深度融入,和对本土化资源的聚集,是今后县级台乃至于部分市级台的出路所在。

  如果是做到第一点,紧紧依靠当地的党委政府的话,那么这个融媒体中心,这个县级的出口,应该成为我们所有政务资源和服务资源的总平台,总入口。

  如果说我们用好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的话,应该是我们聚集线下人气的一个非常好的有效载体。我们广电主流媒体,区域化的主流媒体在其中应该发挥什么作用?如果这个作用发挥好了,我们就有出路,我们就有价值。

  这“三个紧紧依靠”,我想应该是从省台到县台我们共同的选择。

  从上下同构的发展模式解脱出来

  把握发展的无限可能

  新的发展环境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挑战和困难,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无限发展的可能性和选择多样性。我们终于可以从过去上下同构的发展模式当中解脱出来。

  什么叫上下同构?

  我们中国广播电视的特点叫四级办广播电视,这是当年我们的老部长吴冷西同志提出来的。这样一个政策,曾经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广播电视事业的发展,调动了四级人民政府办广电的积极性。但是带来的问题也非常明显,就是上下同构。

  县台的节目,尤其是一套的节目,基本是缩小的中央电视台;中央电视台的节目编排和节目构成,基本可以看作是放大了的县级广播电视台。

  那么,现在既然到了5G和已经普及的4G为我们的发展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我们就有足够的想象空间和发展空间来解决目前我们现实的问题。

  但是在具体的运作上,大家一定要注意几个问题。

  

  第一,一定要做好长线和短线的结合。

  刚才我们在大厅当中看到的我们很多产业项目其实都是短线项目,我完全理解大家,因为省台也在这样做,我们有的频道也在卖货。这个我理解,也是必须的,为什么?因为我们需要必要的业务流量和现金流量。

  但是仅仅有这个是不够的,我们一定要在保证我们有相对宽裕的现金流的基础上,做好长线项目的选择。

  要做好长线、短线结合。现在我们过分地注重短线,但是也有的单位把长线拉得太长,占压了太多的资金和资源,使目前的工作陷入困境。

  我再次提醒大家,我在我们台内经常跟同志们讲,目前台里最宝贵的资源什么?最宝贵的资源是现金,是现金流。我作为台长,每天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调度山东广播电视台,包括山东广电传媒集团,还有多少现金储备和现金流量。没有这个,一个单位就像人失去血液一样,很快陷入困境。

  所以我们的产业选择,一定要在保证我们一定的现金流量上做好当下的一些工作。但是恕我直言,仅有这些,那下一个40年,我们会发现我们又将一事无成,又没有任何积累。所以适当的长线,也是我们现在在产业发展方面要做的工作。

  作为省台来讲,目前的长线项目主要集中在一个是长效机制的内容生产,包括影视剧,包括网络剧,包括短视频,现在都在布局。

  短视频公司我们准备马上就要注册成立,影视制作过去是山东台和山东影视传媒集团的长项,这块我们准备向网络转移;同时,通过跟拍、跟投、固投的方式先积累经验,积累现金储备,积累投资的资本。

  另一个长线项目,台里正在要做的是马上要启动的医养结合项目。山东老年人口已经达到16%,占比大概在全国是比较高的。养老问题,高质量养老问题将是今后我们面临的绕不过去的坎。我想在这个方面,我们全省的广电系统能不能做到适度地联合,就像刚才胡部长要求我们的,除了跨屏融合、跨屏发展、跨界发展,还能不能做到跨域发展。

  第二,除了做好长线与短线,恐怕还要做好线上与线下。

  现在我们线上的东西偏多,线下的东西偏少,最后就造成我们整个的资产积累、资产结构不成比例,发展后劲不足。现在尽管我们平台在缩水,价值在缩水,但是我们的公信力、影响力依然是存在的。怎么能够把我们现在线上资源、平台资源、频段资源能够转化为我们的线下资源,我们还没有真正破题。

  我们基本还处于别人的宣推和渠道推广阶段,而我们本身还没有把我们的资源变成自己的渠道,在这点上我想我们是大有可为的。

血路?他们说完全可以,你只要认真去做,调动你大量的优质资源来集中轰炸某一个你自己的渠道,咱们联合起来,能够把其他所有渠道全部干死。

  所以我曾经和一个网络杂志谈过,山东广电可不可以尝试在全省建立1万家零售队伍?有人认为这个是一个大胆的设想,有人认为是个笑话。后来为什么没动这个事?因为京东也好,阿里巴巴也好,无人销售店开始兴起。但是经过这将近一年的运行,事实证明无人销售店的成本比有人销售店高得多。就像共享单车一样,又是一个投资泡沫。那么,这个空间还有吗?我想应该是有的。

  我这个想法从哪来的?最近有个很流行的词,或者叫新的流行生活方式,叫极简主义,在日本叫断舍离。为什么断舍离在日本能够成为风行的生活方式?这和日本的物流体系,和线下支撑有很大的关系。

  我曾经和我爱人讨论过,咱们家能不能做到断舍离?最后讨论来讨论去,可以减量,但是我们永远做不到像日本人那样,做到极简无比。为什么?因为日本的断舍离背后有4万多家遍布日本城乡的24小时便利店。

  

  他离开家不超过500米,随时随地可以买到自己的生活必需品。而我的家里因为工作比较忙,你永远得有挂面,永远得有鸡蛋,永远得有榨菜。在日本这些都不用。由于我们的建筑质量,我们的施工质量,你家里的阳台角上,你的厨房里永远得放着一个皮搋子,在日本不用。

  日本的人口是1.1亿,4万家便利店。山东的人口是1个亿,考虑到我们人均GDP和人均国民收入,1万家便利店是完全有可能的。这个事,我想我们和16个城市电视台可以合作,当然我们的便利店一定是个综合体。

  第三,一定要做好我们的资源和资本的结合。

  现在我们在整个资产构成当中,除了固定资产和轻资产,以及我们党和政府给予我们的频道频率资源,我们资本化的投入、资本化的资产在我们各个台比率太低。这是我们今后发展的一大瓶颈。

  一是本身我们资产的资本化,当然这个是我们由政策账来的,因为我们是党的媒体,很多事情是不能资本化的。但是我们作为市场主体,我们参与别人的资本总是可以的。我们整个的资产构成,如果将来我们外划资本,对外的投资能占到我们资本总收入、总构成的60%,也许我们日子会好过得多。

  在座的各位台长,我们可以算算账,这块我们很多台我敢说几乎是零。那么今后我们的产业方向,如果真想做大,必须把我们的资源和社会资本进行有效的结合。包括刚才我说的,包括便利店,包括加油站,我们可以不用出现金,我们聚合全省的广告资源,大家分账,来换取我们的股份,换取我们的现金收益。

  昨天我和我们记者站的同志谈到东明石化正在做,这种模式不是不可能。山东毕竟是有1亿消费人口的大省,资源换资本,只要选准方向,加强财务监管,应该是大有可为的。

  这三个结合,我想是我们做好今后广电产业的应该思考的问题。但是具体的内容选项,大家一定要因地制宜,省台有省台的优势,市台有市台的优势,县台有县台的优势,并不一定说省台要做的事情大家都要做,更不一定说中央总台要做的事情我们要跟着做。

  那么最后我想简单总结一下,就是山东广电不是山东广播电视台的广电,山东广电是山东人民的广电,是山东省委省政府的广电,是在座全体同志的山东广电。

  在产业发展方面,我想我们一定要形成合力,山东广电这个方面给大家服好务,另外有好多项目、好多资源咱们大家可以共同开发、共同利用。

  比如说像IPTV,现在我们发展不错,目前用户总数我们在全国大概是前两位,营业的收入和利润水平也相对不错。那么在这个方面如何做好大家的分账,共同来缓解咱们的资金压力,我想是可以协商,可以共同发展的。

  另外我们有些影视剧项目,有两句话很重要,有了好项目就去找钱,有了钱就去找好项目。如果我们一旦有好项目,在座各位如果手头还有可以投资的现金,我们可以共同完成一些项目的开发,做一下真正的商业化的剧目和影视剧,既锻炼队伍,又拓展我们的市场空间,增加我们自己的盈利水平。

  另外我们山东广电还搞了一个广电产业基金,这个基金我们是全省都可以用,在座的各位朋友可以和我们做资金的同志咱们共同来谈。再比如我们很多很具体的项目,包括我们旅游项目,包括我们的话剧演出项目,据说大家今天下午和朋友们都要进行交流。这些事情都可以利用全省的资源、全省的市场。

  最重要的还是我们一定要有互联网思维,一定要在目前移动互联网环境当中来思考我们的产业方向,绝不能仅仅局限于出售我们的广播频率和电视频道。

  因为今天的话题比较沉重,不是一个突飞猛进的这么一个话题,我最后要讲一个笑话,作为今天的结束语。

  我小时候精力过盛,大家互相间也经常开玩笑。我经常在练了阔背肌以后,在同学当中把手一背,谁敢惹我?然后出来一个更高更猛的同学一拍肩膀,怎么着,我敢惹你。我一看,那谁敢惹咱们俩?

  如果说第一个拉了阔背肌的是曾经的广电,那么第二个拍它肩膀的就是互联网。一旦互联网和广电真正结合到一起,深度融合在一起,还就真没人敢惹它们俩。

  我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主题阅读//

  收藏举报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