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弟称霸思南11年:火烧教育局,强锁国土局,逼校长下跪


三姐弟称霸思南11年:火烧教育局,强锁国土局,逼校长下跪

  在长达11年的时间里,胡银霞、胡银春、胡银河三姐弟通过认“干亲”等手段,纠集“两劳”释放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充当打手,成为称霸贵州省思南县的黑社会“大姐大”和“大哥大”。嚣张跋扈的胡银霞还大闹思南县国土局,火烧思南县教育局,辱骂威胁派出所所长、镇领导等国家工作人员。2019年2月27日,外逃8年的胡银河被贵阳市中院终审判处有期徒刑16年。据悉,胡银河是在四部委联合发布《关于严厉打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相关事项通告》后,迫于扫黑除恶高压主动投案自首,该案也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贵州省首例当庭判决的黑社会性质犯罪案件。此前,身背10宗罪的胡银霞和身背7宗罪的胡银春分别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0年。随着“胡氏三姐弟”悉数落网获刑,有关他们如何作恶和如何案发的细节被更多地披露出来。

  胡银河庭审现场

  1964年出生的胡银霞,虽是一介女流,但在思南县,她是名副其实的江湖“大姐大”。和她齐名的还有她的两个弟弟胡银春和胡银河。个子较高,白白净净的胡银春也不是一个善茬,在“胡氏三姐弟”的黑社会组织中,位居胡银霞之后。而中专文化的胡银河,小名“胡二毛”,人称“胡二哥”,胡银霞认为他有旧上海滩黑社会大亨的气质。

  胡银霞和胡银春主要以认干亲等手段,拉拢刑满释放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刘某、周某、张某、彭某、蔡某、陈某等人充当其帮凶和打手。胡银霞心思缜密,口才较好,出手大方,很会笼络人心,她经常领着手下吃喝玩乐。胡银霞将母亲的干儿子吕某和陈某招入自己的公司,当自己的贴身跟班。她还以帮助承揽工程拉拢蔡某,通过蔡某控制袁某等人。这些人慢慢地成了她的心腹和骨干,胡银霞对他们恩威并施。

  在拉拢黑社会骨干成员方面,胡银春也有自己的套路,他的骨干成员刘某、周某、张某、彭某等人都有犯罪或作案前科:刘某曾因犯故意伤害罪、流氓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周正勇因犯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张长和伙同周正勇犯寻衅滋事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彭某因犯敲诈勒索罪、聚众斗殴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9年。这些人臭名远扬,胡银春却主动示好,让他们为自己所用。

  胡氏三姐弟在积极物色打手、频繁使用暴力的同时,还强调“去暴力化”,即以组织成员恶名昭著的社会名声和背景迫使对方屈服从而达到目的。

  在1999年到2009年长达11年的时间里,在思南县形成了以胡氏三姐弟为组织、领导者,以周某、刘某、张某、蔡某、吕某、陈某等人为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他们以各种社会关系为保护,以开办企业、实行垄断、实施违法犯罪等手段大肆敛财;以发工资、支付医药费费、购买服装和作案工具等形式,为黑社会组织提供资金支持。

  胡银河庭审现场

  胡银霞狂妄到了极点,就连思南县政府机关和县直属部门她也不放在眼里。

  胡银霞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因当地某中学未付清购地款,2007年1月的一天,胡银霞在该中学门口大肆辱骂并诬陷该校校长徐某贪污、强奸女学生和女教师,引起群众围观。她还当场给镇党委书记吴某打电话,威胁要找社会上的人收拾徐某,撤徐某的职。徐某害怕遭受胡银霞的继续诬陷,迫于压力向其下跪哀求以示清白。

  2009年5月的一天,胡银霞因梵净山山泉水厂送水工人的违停摩托车被思南县城管队锁住,她气势汹汹地带陆某、黎某等人赶到乌江大桥上,将自己的轿车横在桥头路中间,并拽住执法的城管队员的衣领进行辱骂。随后,胡银霞冲到城管局胡某办公室滋扰,直到对方承诺不收违停的摩托车罚款她才得胜而归。

  2009年10月22日中午,胡银霞因对思南县凉水井镇政府将修路的承包权收回一事深为不满,她故意在镇政府对镇长黎某、副镇长董某进行人身攻击,扰乱办公秩序,致使镇政府不能进行正常办公。后吕某还在胡银霞的指使下,赶到凉水井镇对黎某进行威胁。后由凉水井镇党委书记出面让黎、董二人向胡银霞道歉,才算了事。

  胡银霞大闹思南县国土局、火烧思南县教育局的疯狂之举,更让她恶名远扬。因思南县国土局拒绝为胡银霞办理违章用地的相关手续,2005年5月,胡银霞跑到该局辱骂国土部门的工作人员,并强行将国土局办公大楼一楼至二楼的门锁上,致使该局一天无法办公。局长出面解释,胡银霞也不买账。一直到下午6点,她才离开。

  为给好友打抱不平,2008年8月19日下午4点左右,胡银霞来到思南县教育局三楼党组会议室,将门反锁后,放火点燃会议室的窗帘布和地上的塑料垃圾桶,还准备放火烧教育局大楼。教育局工作人员发现火情后报警,消防队员破门进入会议室及时将火扑灭,才未造成严重后果。

  另据判决书显示,为了获取经济利益,胡氏三姐弟容留组织卖淫,欺行霸市,垄断当地建筑、运输市场,强迫交易,非法牟取利益。1998年至2010年,胡银河带领组织成员、社会人员,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强行购买思南县的砂石厂、土地、荒山。2010年,胡银河在思南县小岩关经营的银河砂石厂要扩大规模,欲承包赵某家的荒山进行开采,在与赵某家商谈未果后,他采取强行开采的方式对其荒山进行采砂。赵某儿子赵军多次找到胡银河商谈未果,堵住砂厂的施工道路,遭到胡银河的辱骂和威胁。因惧怕胡银河的淫威,最后赵军被迫以4.3万元的价格出让其承包的荒山。类似的违法事件屡屡发生,胡银河曾组织大岩关、小岩关周围的砂石厂成立联营砂厂,将砂价由原来的每立方25元提高到每立方30元,同时,每方砂提取2元的管理费,联营砂厂实行统一开票,不准任何一家搞赊销。

  

  胡氏三姐弟东窗事发,缘于她当众羞辱、殴打70多岁的李某。

  2008年4月25日,黎某、董某、卢某出资成立思南县梵净山山泉水厂,胡银霞从黎某处转得股份入伙梵净山水厂并任该厂经理。后来,胡银霞收取张某、周某等股东入股资金后,未将股金交水厂财务入账;收取供水点水款后,也没有交给水厂财务入账,利用职务报销与水厂经营无关的开支等方式,侵占该厂资金44万多元。

  梵净山山泉水厂在夜间停止生产时,蓄水池里面溢出的水四处弥漫。李某找胡银霞协商,要求水厂在夜间停止生产时关掉水阀,以免危害到自己的房子。胡银霞不但当即辱骂李某,并纠集10余名闲散人员冲入李某家中,殴打李某及其儿媳黎某,并让二人跪在地上,羞辱、殴打长达10多分钟。后激起现场群众义愤,胡银霞等人才离开。

  70多岁的李某咽不下这口气,遂与儿媳一起到贵州省公安厅控告胡银霞等人的恶行,贵州省公安厅成立专案组调查此事。专案组进行为期1年的调查取证期间,许多知情人慑于胡氏三姐弟的淫威,不敢出面揭发控告,在侦查员的再三努力下才了解到真相。

  2009年8月份,胡银霞、胡银春及其骨干成员被抓获。2010年8月,胡银河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强迫交易罪被贵阳市公安局决定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批准逮捕。但他一直外逃,未能执行。2011年12月,胡银霞和胡银春分别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0年。

  

  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检察院对涉案的11名被告的指控罪名多达16项,违法事实共计59起。南明区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书长达132页,共计8万多字。

  2018年2月24日,胡银河自动投案,同日被逮捕。随后,南明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胡银河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6罪名一案,由南明区人民法院审理。

,查看更多

达到当天最大量